长平之谁是谁非
若批评不自由,则赞美无意义
http://zpcp.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宫廷秘闻的媒体陷阱

2011-10-04 01:35:01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我的博文 | 浏览 5973 次 | 评论 0 条


长平


因为误报死讯,亚洲电视新闻及公共事务副总裁梁家荣引咎辞职。单从新闻专业的立场看,弄错一位重要人物的生死,当然是一桩丑闻。但是,这件事引发了我的一些回忆,使得我对这个简单结论不感兴趣。

在我的人生经历中,已经有若干前国家领DAO人去世。除了久已远离权位的华之外,其余都死得山呼海啸,甚至引发重大政治事件,例如毛留下的权力倾轧及胡辞世点燃的学生运动。正因为如此,每当这类事情发生的时候,中国内地的媒体人都处于一种奇怪的状态:既无所事事,又紧张异常。他们的日常工作,如果是娱乐报道,往往会被叫停;如果是经济报道,通常会减版;如果是政治新闻,那么就会被转移,由新 华社统一代劳。紧张是因为他们毕竟还要从新华社或CCTV搬到自己的媒体,如果弄错一个字,甚至格式不合要求,就会遭到难以承受的惩罚。

邓去世的时候,我是一家日报的编辑。不用问,所有人都知道,文章只能用新华社电讯稿,不能错漏增减一个字。但是,版式怎么做呢?标题横排竖排?用什么字体字号?照片尺寸多大,位置如何?作为一份年轻的市场化报纸,大家都没有主意,只能等待《人民日报》的版样。有一位领导,跑到作为竞争对手的省报的印刷厂去,以“大事当前,不分你我;政治责任,谁能担当”为理由威胁工人,第一时间拿到了《人民日报》胶片,赶在所有报纸之前印刷出来,赢得了市场优势。那位领导的智慧,让我们感到骄傲。

随后我看到了广州报纸的报道,不仅版式各自为阵,文字也没有完全照搬新华社电讯,甚至以“邓公长辞”做标题。我深感震惊,原来我们沾沾自喜的创造,其实什么都不是;我们引以为傲的智慧,不过是奴才的心思。

中国有很多这样的聪明人,他们在专制政治下处变不惊,从容应对,甚至如鱼得水,游仞有余。他们打探禁宫轶闻,分析黑幕政治,谙熟于权力的钩心斗角,得意于内情的捕风捉影。事实上,由于专制政治的隐秘性和偶发性,他们的情报半真半假,他们的分析并不可靠。更重要的是,他们最终沦为街头说书人,对不合理的权力毫无批判力量,反而变成了苟且、依附甚至欣赏的态度。

香港资讯相对自由,但是媒体观念依然有若干陈迹未除,报刊杂志中充斥着“中 南 海 秘闻”类的报道。大报大台中,显而易见的“黄色小报”新闻并不多见,但是往往以现代新闻专业主义之名,行打探宫闱秘事之实。对于不透明的权力勾斗,倾注了太多的热情。

香港媒体若是作为中国资讯自由的参与者,而不是事不关己的旁观者,就应该明白,不管我们抢到多少内幕消息,如果不是利用文明政治和现代媒体的观念去观察和分析,都对中国现状的改变无能为力。对于宫廷内斗,一定程度的距离、冷感和鄙弃,反而有望成为推动的力量。

一个民主社会,前国家领 DAO人的健康状况不会成谜,媒体也犯不着费心心思去猜测,因为它不会影响权力格局。在专制政治中,我们的确可以通过这类信息推想权力变更。但是,这样的变更方式,除了浪费媒体等社会资源外,不会带来真正的转变。只有对它进行批判和唾弃,才能避免让更多的媒体人掉进陷阱。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人大代表不能“躲猫猫”      下一篇 >> 被滥用的秘密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长平 

专栏作家。曾任《南方周末》新闻部主任,《南都周刊》副总编辑,现为南都传播研究院首席研究员,华东政法大学兼职教授。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