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平之谁是谁非
若批评不自由,则赞美无意义
http://zpcp.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人大代表不能“躲猫猫”

2009-02-28 03:37:19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我的博文 | 浏览 1076 次 | 评论 0 条

 

 

我写过一篇文章,期望人大代表别连普通网民都不如,只会谨小慎微地发点个人牢骚,而让有些网民僭越舆论影响的位置,把自己当作民意代表去行使决策权(见212日《南方周末》)。文章刚刚发表,云南那边就给出了一个新的例证,也就是引发舆论沸腾的“躲猫猫”事件。

不知道是底层民众怀着一种大多网民都无法理解的无坚不摧的乐观精神,还是云南晋宁县看守所的管理让被押人员幸福得童心大发,根据警方的说法,因盗伐林木被刑事拘留的云南玉溪北城镇男子李荞明,于28日在该看守所和监友普某等玩起了天真烂漫的“躲猫猫”游戏,不慎(后又称因和普某发生冲突)撞墙头部受创,四天后在医院死亡。警方对于这起命案的离奇解释,受到网民们的普遍质疑。

网民们质疑的逻辑至少比“躲猫猫”的故事令人信服:在进行更加公正客观的调查之前,警方怎么能够自己宣布自己没有责任?尽管网民们怀疑其中存在刑讯逼供,但并没有像警方一样匆忙做出结论。但是,每当这个时候,网民们似乎忘了,或者因为不信任而没有兴趣,讨论一下应该由谁去调查,他们为什么没有履行调查的职责,失职行为应该受到什么样的惩罚,以后如何防范此类失职事件的再次发生;而是亲自动手,依靠人肉搜索,或者奔赴现场取证,就像在陕西“周老虎”事件和南京“周至尊”事件中所表现的那样,直接将铁的证据摆了出来,看你还能怎样狡辩?

这种赤膊上阵的草根精神,对于激活一些运转得不够灵便的社会机制,无疑具有不可低估的意义。但是,另一方面,我们也应该清楚地意识到,现代社会已经形成非常精细的社会分工,司法调查有一套专业而又独立的系统;在民主制度方面,我们也有人大代表这样的代议制设计,民众对司法调查不予信任仍然舆情汹汹的时候,人大代表应该站出来,对你的选民作一个交代。

我们已经为这样的司法体系和代议制度支付了税金和其他社会成本,已经制度性地为一部分人授权,而且他们已经毫不客气地行使着这些权力,但是在我们热切关注的问题面前,他们却不吭声,不作为,甚至不见踪影,这怎么能行呢?人们常常打比喻说,这就好比我们花钱请了保姆,把家里的日常费用和钥匙都给了他,结果每天还得自己去菜市场一样。

事情还不止如此。你可以说,你就不信任保姆,而自己也精于买菜,多花点时间和力气,这口气也就忍了。问题是,作为全国人民来说,这个主人的群体太大了。每一件事都要让所有的主人跑到现场去,那会拥挤得连地球都转不平稳了。你不得不请保姆,不得不选代表。你把现有体制推选出来的代表撇在一边,另外派几个人去调查的时候,又遇到了代表的合法性和权力来源等问题。

这就是“躲猫猫”事件中主要由网民组成的调查委员会遇到的问题。这个调查活动的组织者是云南省委宣传部副部长伍皓。伍皓对媒体介绍说,他有个自己的QQ群,当认为应该为公众“解燃眉之急”的时候,他首先在这个群里发布了消息,然后才发布公告。“两秒钟不到,网友‘边民’就报名了,紧接其后的是‘风之末端’,第三人是‘温星’”,“取前4位,前2位任主任和副主任”。(见222日《南方日报》报道。)假如是一个网民的个体行为,这样搭建一个草台班子无可厚非。但是伍皓是以省委宣传部的名义在组织,他手里掌握着巨大的权力资源——他自己承认说,“我们宣传部门还拥有一定的指挥媒体权利(力),我们可以让所有的媒体都收声”,“把网上不利的,或者是负面的言论见一条一条删掉”。(见222日中新社报道。)我姑且相信伍副部长所言,他怀着为公众寻求真相的一片冰心,但是我不得不说,动用公共权力资源,在一场万众瞩目的事件中,如此草率地组织调查团,简直是在开玩笑。

这个调查团因为省委宣传部的名头而备受关注,权力虽大但货不对板,它的实际调查活动并没有超过几个普通网友所能达到的范畴。证人证据见不到,监控录像看不成,只能听警方把说过的话再重复一遍,结论当然是不知道。事实上,在此前的陕西“周老虎”、贵州“俯卧撑”等事件中,一些网络独立调查人调查出来的信息比这要丰富得多。

在没有证据证明这几个网友是“托”之前,我们不应该对他们进行指责,而应该看到他们的行动加强了舆论的深度的正面价值。而且,正是他们的调查失败,让我们思考更多的问题:既然深入调查的民意呼声很高,那么动用公共权力组织调查理所当然;但是应该由谁来组织,怎样组织才更有效力呢?按照现有法律规定,在司法调查不能服众的情况下,人大代表可以组织关于特定问题的调查委员会。这个调查委员会拥有法定的权力,(至少在法律意义上)也不存在代表性的争议,可以动用相应的调查手段,而且作为最高权力机构的人民代表大会,可以根据该调查委员会的报告作出相应的决议。

说实话,就算是在令网友们感到骄傲的“周老虎”和“周至尊”事件中,假如我们已经付酬和授权的相关部门和人大代表尽职尽责,凭借他们的大权在握和专业手段,效率也远比网友要高。这次“躲猫猫”事件就更加简单了,问一问当事人,看一看监控录像,再读一读尸检报告,真相手到擒来,而不必令网民如此折腾。假如人大代表也要玩“躲猫猫”,网民们最该做的事情是,想办法让他下一次没机会当选。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你到底是官员还是网友      下一篇 >> 宫廷秘闻的媒体陷阱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长平 

专栏作家。曾任《南方周末》新闻部主任,《南都周刊》副总编辑,现为南都传播研究院首席研究员,华东政法大学兼职教授。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